欢迎访问中国经济时讯网

中国经济时讯网

探寻事实真相

本网专访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本网专访

原阳县:一次“老鼠戏猫”的例行检查 一场迟来的主管部门回应

发布时间:2020-09-24 浏览次数:8644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导读: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屡次强调“人民至上  生命至上”,在今年两会上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座谈会上更是再次强调“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必须把它住,我们办一切事情都从这个原则出发”。

在健康中国2030的大背景下,有数位患者屡次向本媒体递交投诉材料,均指向河南省原阳县陡门乡周庄刘氏祖传肝肾病专科,投诉内容无一例外不是控诉该诊所虚假宣传、非法行医、药物无批号、贻误患者病情等内容,引起本刊本网重视,特派记者暗访后将相关情况及时向该县卫建委和市场监督管理局主管部门作了反映,或因公或因私原因导致,主管部门在记者屡次追访下,给出的回应与记者暗访大相径庭。

 

原阳,这个因为曾出过16位宰相级名人的千年郡县,发展至今日,却少了智慧和文明的传承创新,在历届主政者呕心沥血谋原阳新发展的同时,大米节飞机失事、千禧年毒大米事件、明文防范舆论监督等,原阳似乎一直不愿意离开媒体和广大网友的视线。

2020年4月份,又因为“4名男童被埋”事件,原阳县相关部门飘忽不定且不可捉摸的走位,屡次强行留在舆论漩涡中心,因而被戏虐称为“专业刷机”县。

原阳似乎永远“担心”缺失作为舆论监督的主角,针对多份指向同一的投诉材料,9月9日,公益日当天记者来到了这个“神奇”的地方。

WechatIMG148.png

                   悬挂于河南省原阳县陡门乡周庄村的刘氏祖传肝肾病专科醒目广告招牌

       据记者接到的多位投诉消费者之一的王堃文字材料显示:他听介绍于2019年10月到原阳县陡门乡周庄刘氏祖传肝肾病专科治疗肝病,经过近一年的服药治疗,不仅没有像当初接诊的所谓“大夫”刘书华承诺的治疗效果,身体反而每况愈下,先后被骗去近一万多元卖粮食的血汗钱,后经打听了解才知道,悬挂“刘氏祖传肝肾病专科 刘守药老先生 刘松林三届人大代表”的牌子,其实刘守药和刘松林都已去世,当时给他看病的刘书华,根本没有行医资格,其配置的药物根本没有批号,属于严重的非法行医非法制药行为。

WechatIMG151.png

                                宣称获得第九届中国专利新技术新产品博览会金奖的药物使用说明广告页

记者以患者家属的名义专程到原阳县陡门乡周庄村刘氏祖传肝肾病专科了解情况。接待记者的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她详细询问了患者的病情,然后问以前吃他们家的药是哪一种,她介绍说刘氏祖传肝肾病专科的专利药分两种,一种是一号药一种是二号药,一号药是由黄色和黑色两种颜色的药丸组成,二号药就一种白色药丸。这种药全部都是手工制作的黄豆大小的药丸,用黄色的纸包装,一包吃一个月,一个疗程是四个月,一个疗程5200元如果决定拿药的话先把钱交了马上可以给你取药,记者以资金不够为由离开了诊所。

   记者从该诊所返回原阳县城后,先到原阳县卫生健康委员会寻找负责人采访,经咨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记者反映的问题归卫生监督管理所李所长负责,并提供了李所长的联系方式,记者打电话无人接听,发短信未予回复。随后记者来到原阳县市场监管局,将投诉材料内容和采访情况反映主管此项工作的毛副局长。毛副局长告诉记者,因为这两天要到新乡市学习,暂时顾不上处理,要到下周才能安排。

9月14日,记者致电原阳县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监督管理所李所长,李所长回应说一定亲自下去核查该诊所有无医师证件、是否存在非法行医现象;结束通话后记者再次通过电话询问原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毛副局长对此事的处理情况,毛副局长说已经安排诊所所在地的陡门乡市场监督管理所处理此事,并把陡门乡市场监督管理所冯所长联系电话告诉了记者。

9月16日,记者再次主动致电原阳县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监督管理所李所长,李所长回应记者:本人亲自下去核查,坐诊的刘书华持有医师证件,不存在非法行医现象。同日记者电话联系上原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陡门乡市场监督管理所冯所长,冯所长告诉记者:“这两天太忙没空,过这两天吧,学校都才开学,学校食堂的检查需要弄一遍,再一个小作坊专项整治也正在搞,明天去不了后天一准去,然后有啥咱到时候沟通吧”。

9月21日,在一直未等到冯所长主动向记者回复的情况下,记者主动电话联系了陡门乡市场监督管理所冯所长,他告诉记者“上周去过那个诊所了,咱到了去看以后,他那个店里边,检查没有发现卖的有药。”记者质疑说当时暗访时接诊人员明确表示她家有药,冯所长:“经营场所可以进去检查,你像卧室呀或者其他地方咱没法去啊,经营场所咱挨着看过来,包括货架其他全部都给他打开,里面没有药,

WechatIMG149.png

        图中黑色和黄色的药丸为该诊所给患者配置的一号药,据刘书华医嘱黄色为一号药的主药,黑色药丸为一号药的辅药

除了自己吃的有两个降压药,其他没有,没有见药。广告上印的还有个什么获得什么奖了,咱也确实看到了,人家也确实拿出来了,拿出来有个,属于他爷当时可能参加一个博览会,获得的一个什么奖,想按照虚假宣传罚他一家伙哩,他把东西也拿出来了”。

记者明确表示针对冯所长所述情况及工作反馈结果表示理解,但这个结果和消费者投诉以及记者暗访情况大相径庭,还会再去暗访。对于记者的质疑,冯所长不置可否,未予回应。

关注事态进展的举报者告诉记者:该诊所一直在正常营业,每天仍有患者到该诊所就诊取药。

为了求证举报者话语的真实性,9月22日,记者以患者名义再次到该诊所进行暗访,本次接待记者的是坐诊的刘书华,针对记者的病情陈述,刘书华说可以治疗,但必须把医院的包括血液和B超类检测报告带过来,才可以给开药。

本来一个简单的正常采访,发展至今显得倒有点扑朔迷离了,究竟是患者夸大事实?还是坐诊的刘书华真的考取了医师证?抑或是伪造的假证件?但可以肯定的是,记者两次暗访该诊所一定有药物,但为什么执法机构检查时药物会神奇的消失,是被通风报信还是其他不可思议的事情导致的?

 

如此“老鼠戏猫”式的检查,或许有经营者的狡诈,也可能有执法部门的无奈,但经营者的狡诈不应成为任何可咨理由,毕竟每个患者的健康权不容侵犯,生命权更是只有一次,这也许是考验原阳县执法部门甚至更大范围执法部门智慧的一道待破解的难题,事件进展如何?记者将追访到底。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本站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地 址:http://zjsxw.net/home-articleinfo-fid-22-id-290.html

0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金荣集团荣列“2019湖南企业100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