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经济时讯网

中国经济时讯网

探寻事实真相

新闻调查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调查

广西建工集团 是谁在伪造虚假工程项目合同 诈骗近2000万元

发布时间:2019-12-20 浏览次数:4783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导读:

近年来 ,“分包”、“转包”及个人挂靠成为建设工程领域普遍存在的现象。由于承包人将建设工程违法层层转包、分包或挂靠,使得劳动关系趋于复杂化,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时有发生。广西建工集团总承包公司承接一项目,因层层转包,管理混乱,造成下面集团公司代理人私刻公章,同一工程,一女三嫁,涉嫌诈骗。在建项目劳务工程承包人蔡朝永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说。以广西建工集团顺立达财富广场工程项目部的委托代理人名义农荣军分别与蔡朝永等多人签订《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并私自刻印公章;于2016年5月23日又勾结他人以每日300万元损失的工程通知函为由对蔡朝永等人采用暴力手段进行敲诈勒索。后又以蔡朝永方劳务无故停工为由,强行终止合同,期间给蔡朝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2000万元。

据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采信的证据,认定以下案件事实:

2015年6月29日,贵州顺立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立达房开公司”)作为发包人,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建工集团”)作为承包人,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顺立达房开公司将其开发建设的“贵州顺立达财富广场”发包给广西建工集团承包建设,广西建工集团又与广西友邦建设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邦建设劳务”)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广西建工集团在其“工程概况牌”上公示农荣军为其“施工单位负责人”。2015年12月4日,农荣军作为广西建工集团顺立达财富广场工程项目部的委托代理人,蔡朝永作为承包人,双方签订了《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农荣军代表广西建工集团将承包建设的“贵州顺立达财富广场”劳务分包给蔡朝永建设。

合同签订后,蔡朝永即组织人员进场施工。2015年12月26日,广西建工集团贵州顺立达财富广场工程项目部一会儿是蔡朝永劳务、一会儿是友邦劳务、一会儿是顺立达财富广场劳务为名义向蔡朝永劳务组发送《工程整改单》,指出施工现场存在的问题,并要求整改,各施工班组接到该《工程整改单》后出具《承诺书》,承诺在两天内完成整改,此后,自2016年1月至2016年7月,广西建工集团贵州顺立达财富广场工程项目部因施工存在问题每月数次向蔡朝永劳务组发送了《整改通知书》、《建筑工程施工现场处罚通知书》、《工程联系函》、《质量安全隐患整改告知书》,要求蔡朝永施工班组进行整改。2016年8月1日项目监理机构因该项目“存在A、B栋及裙楼混凝土强度达不到设计要求,A、B、C、D栋及裙楼存在砼裂缝等质量问题,造成结构安全隐患”向广西建工集团下达了《工程暂停令》,要求整改完成后方可复工。2016年8月31日,农荣军向蔡朝永送达了《终止合同通知书》,通知蔡朝永终止于2015年12月4日签订的《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并通知办理清场等相关事宜,2016年9月1日蔡朝永迫于无奈在该《终止合同通知书》上签名并签署“同意解除”。

原告蔡朝永与广西建工集团终止履行《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后,对所完成工程产生的工程价款发生争议,双方不能协商解决,致成诉讼。

对此,记者向当事人蔡朝永了解到:2015年8月18日与肖利军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该合同是肖利军与蔡朝永在2015年8月16日的合作协议的基础上而订立的。合同订立后,肖、蔡二人立即组织劳动力,投入大量资金购买了部分机械设备,配备相关管理人员对整个楼盘的前期施工工作准备。农荣军和肖利军订立合同后, 蔡朝永缴纳了约定的保证金,由于肖利军并未支付保证金和承担大量的周转资金风险的情况下,肖利军选择退出后,蔡朝永因投入了大量资金而无法退出,还强行要蔡朝永支付了与潘胜龙(肖利军的叔岳父)中介费16万元,否则就不能施工,蔡朝永只能承认由农荣军出面支付了事。蔡朝永于2015年12月4日与农荣军重新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对顺立达财富广场继续施工,并且蔡朝永购买数百万元大量的钢管、扣件、顶托、模板、方条、方钢管和机械设备,实现了整个工程全面开工。

2016年元月6日后,广西建工集团现场经理和派驻管理人员频繁以友邦建设劳务的名义给蔡朝永劳务下达整改通知和工程联系函,眭善德(广西建工集团顺立达项目负责人)离开时,将广西建工集团与友邦建设劳务于2016年1月6日签订的施工合同转交蔡朝永,而合同的标的、造价、项目名称和地点一样,不一样的是他们单价和付款方式,他们合同的总价款合计26180622.85元即每平方米245元左右。蔡朝永与农荣军签订的合同约定是每平方米400元,总价款合计42711660元,此款不包含基础工程款可隐蔽工程款,如果整个工程完工,广西建工集团按2600万元支付给蔡朝永劳务方,在这种情况下,一切工程款划归友邦建设劳务,却让蔡朝永去找其无关联的友邦建设劳务讨要钱,他们的目的只付2600余万给蔡朝永,连付农民工工资都不够,更谈不上蔡朝永的所有投资收回,还要借500万元加上蔡朝永的投入才能了事。

2016年5月23日,农荣军通知蔡朝永到他办公室开安全进度工作会,并安排了与工程无关的镇宁涉黑人员在办公室等候,把事先与顺立达陈晴川、广西建工集团的刘兵、监理公司的刘鹏一起炮制的编号为20160523001以每日损失300万元的工程通知函,强行逼迫蔡朝永在此函上签字认可,造成的损失必须赔偿,蔡朝永拒绝签字,对方四人在农荣军示意下,便使用暴力迫使蔡朝永就范,对蔡朝永方到会的郭维、蔡杨和其他等人进行殴打,导致蔡朝永方五人中两人受伤。事后蔡朝永询问镇宁自治县城关派出所对于殴打人员的处理时,发现城关派出所对农荣军等人对蔡朝永实施敲诈勒索并使用暴力的恶行视而不见,未做任何处理,反而对劳务相关人员刑讯逼供。

同年7月初,作为监理的四川康立管理公司签发工程暂停令之前到9月1日终止合同期间,广西建工集团不按进度施工供应主材达一月多之久,多次催料无果,各班组无事干,导致蔡朝永承包人只能为停工的损失买单,到了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时候找到顺立达陈国明董事长以及陈晴川经理、广西建工集团农荣军、马光琴、石南疆经理多次协商和短信沟通未果,迫使农民工子女上学无钱,农民工处于无奈的情况下到劳动监察大队、住建局、政府等各部门请求解决讨要工钱毫无结果,农民工自己组织上街游行、上访维权,这样就激怒了广西建工及农荣军等人。2016年8月24日,农荣军指使人员对蔡朝永方进驻工地进行驱赶,就此蔡朝永所购买价值高达近2000多万元的各种设备材料和租赁的塔吊、钢管、扣件、顶托、套管等放置在了工地中,并且不准劳务方人员进入工地进行看管。

2016年9月18日,广西建工集团在蔡朝永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单方面向黄果树公证处申请了证据保全,为农荣军等人私自将蔡朝永购买和租赁的设备材料拉到附近翡翠国际三期的工地使用找到了合理的时间。在公证书上也没有做什么内容说明,也没有对现场的财产进行造册登记和清点。蔡朝永在清场完毕后,发现设备材料不符合购买和租赁单据统计,发现钢管有353.71吨不知去向,扣件有19175个不知去向,顶托有4546个不知去向,模板有2200张不知去向,方条损失直接无法统计,统计后的损失近200万元。

2016年9月22日,蔡朝永、郭乾一行等4人在检查工地时,发现在同年5月23日参与对蔡朝永方实施敲诈勒索的蒋鹏刚、姚松等指挥人在我未移交的施工现场内施工正在浇筑13区裙楼混凝土,蔡朝永就上前去交涉,希望你们清算结清所有工程款、我方机械设备撤出后,你广西建工在继续施工,蒋鹏刚、姚松不听,反而说你劳务方已被解除合同无权干涉为由,蔡朝永眼看自己一辈子打拼赚来的血汗钱全部垫支到工程上,于是上前交涉,此时姚松便从公棚内拿出扳手对准蔡朝永头部和胸部就砸,蒋鹏刚就用凳子砸郭乾头部,二人被打伤经治疗后,经安顺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安市司法鉴定所2016临鉴定422号)蔡朝永为轻伤二级,至今未得到处理。

2018年1月26日,镇宁自治县公安局、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和顺立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同签定了一份未加盖公章的《镇宁自治县公安局治安调解书》,该治安调解书为城关派出所在蔡朝永不知情的情况下,由陶泽副所长、肖警官主持下与顺立达方、广西建工和镇宁自治县相关部门签定,之后于2018年3月30日,强行将蔡朝永方看管工地人员住宿的床铺、被子、库房的材料搬出堆放在露天坝,十多名安保人员携带狼狗在现场用防爆盾牌将看管工地人员赶出场,蔡朝永方人员不得进入,并强行将蔡朝永方投资的板房拆除,给劳务蔡朝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00多万元。蔡朝永为此向派出所报案,陶副所长和肖警官对蔡说警察不是万能的,你们的事我们管不了,以不闻不问不管了之。最后给蔡朝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广西建工、农荣军在顺立达财富广场合作期间,从广西横县拉来模板,强行卖卖给蔡朝永,每张高达30%的利润,蔡朝永在广西买的模板的单价是41元每张,安顺本地买的模板单价为44元左右,而农荣军卖给蔡朝永方的每张单价为54元,蔡朝永方的现场管理人员打给农荣军的收条证实了这个行为。

蔡朝永还陈述重申了自2015年8月18日与肖利军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合作协议并全面开工,由于肖利军选择退出,蔡朝永于2015年12月4日与农荣军重新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事实在蔡朝永自2015年8月18日对该工程劳务施工长达几个月,广西建工集团是清楚的,但是,农荣军在蔡朝永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5年12月4日,农荣军又与龙海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广西建工集团与友邦建设劳务于2016年1月6日签订了顺立达财富广场《建筑工程劳务分包合同》,而且友邦建设劳务、农海二方并没有参与对上述工程的投入和施工。并且蔡朝永诉广西建工、顺立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农荣军和广西友邦劳务工程有限公司在安顺中级人民法院庭审过程中,友邦劳务已经承认2016年9月1日之前并没有在顺立达财富广场的项目建设过程中,友邦劳务未派出任何管理人员和工人参加施工建设,也没投入一分一厘的事实。由此证明,广西建工和广西友邦劳务签订的劳务合同具有虚假性。广西建工集团为了达到非法侵占蔡朝永财物之目的,故意伪造虚假工程项目合同,采用一女多嫁方式,对蔡朝永实施诈骗并采用暴力手段进行敲诈勒索的事实。

根据当事人蔡朝永的讲述,记者又采访了广西建工集团总承包公司第六分公司的王经理,

记者:我们首先想了解一下这个农荣军是不是咱们公司的人员。

王经理:他不是我们公司的人。

记者:您看他(蔡朝永)给我们提供了三份材料(三份合同),就是农荣军分别和三家都签订了承包合同的稿件,他能不能代表你们广西建工总承包。

王经理:这个业务的话,他是劳务分包的方式,不能代表公司这一块,我们这一块的用章管理和各个方面的东西都是有专门的项目经理在现场进行实施的。包括现在也是我们在做,和农荣军没有一点关系。

记者:您看一下文件上这个章它规范吗?

王经理:让我看一下。

记者:它这前面还有章。

王经理:这个是用橡木章盖的,是不允许的另外你看这下面两排字,这个章只限于资料往来用的,比如工程的检测资料,报送业主的资料和一些基础文件。不包含其它东西,像这种合同是不允许有的。

记者:我们在总公司了解到这个章用的也很不规范,不应该在这里盖。

王经理:对,对,这个是乱来的了,这个章不对,肯定是不对的,这个章不是我们的章,这个章是假的,是私刻的。我们也在追查这个章的问题。你仔细看它这个章是没有防伪码的,而我们的公章是有防伪码的。

王经理:你们主要是了解什么东西呢?我不是太清楚。

记者:我们到咱们公司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大概的情况,因为农荣军他现在签了几份合同都是以咱们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的名义把这个顺利达财富广场这个项目签署了三家合同,这样很不好啊,涉嫌违法的。

王经理:嗯,是违法的。我们本身签合同是这样的,劳务合同的话都是由我们和劳务公司签订。你们这里面我看到有一份是跟友邦劳务签订的,这才是正式合法的,其它的都不是。

记者:王总,农荣军跟咱们这个友邦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王经理:我们公司必须找一个有资质的公司来签订这份合同之后,你怎么做那是你的行为。那天我听我们公司的人说转变成什么涉黑什么的。这应该马上报案抓人就对了嘛。

记者:王总,那你对农荣军和蔡朝永他们之间这个纠纷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呀?

王经理:这个怎么说呢、各说各理。你现在去判断这些东西我真的是不好判断这个问题。都有对与不对的地方。这个规起来讲主要还是业主的资金不到位,如果业主的资金到位我相信蔡朝永他也不会闹事情,农荣军也不会因为这个和他闹事情。因为我们发现这个质量并不是很大的,然后只是以这个为借口为理由开始进一步恶化至今。

记者:那蔡朝永诉求的有一部分是不是农荣军应该给的呢?

王经理:诉讼的话他不是单单在诉讼我们,他主要的第一被告人其实应该就是农荣军。他现在诉讼基本上就是撒网式的,只有有关联的我都撒一网出去的、包括业主他也要诉讼的。所有的人只要是与这个项目有关的人员全部诉讼,总之我不管反正抓到谁就是谁。就是这样的情况。这个事情应该是准备判决了。

记者:这个判决应该快出来了吧?

王经理:这个是二审了,这个基本上相对来说查的还是比较清楚地,也做了二次的认证,对现场已完工程量对农民工工资支付了多少及后面的周转材料的价格是多少,应该很快会有一个定价的东西出来。蔡朝永基本上也拿回了很多的东西了,在现场唯一遗留的就是两台塔吊。在他们离场之后的施工阶段的费用就是我们支付的了。在之前这一段是跟他的诉讼案件捆绑的。

王经理:农荣军也诉讼过我们,后来觉得好像不太对又撤诉了,因为是内部他自己的纠纷。农荣军你自己到底是有投入多少资金,然后你拿了多少钱,那我们就在上面就亮清楚。如果是公对公甚至有问题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内部他自己私人与私人之间的一个转款的东西。那这个转款的东西我们就说不清楚了。另外蔡朝永有交货给农荣军220万。这个法院也要我们来承担。交到财物上我们认,没有财务收据我们也不能认。

记者还了解到:广西建工集团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千亿元企业,业务涵盖建筑施工与安装、房地产、建筑机械制造与租赁、混凝土、建材销售、基础设施投资、国际业务、矿业、酒店等板块,形成一业为主、多元并进的发展格局。旗下有子公司24家,其中特级资质企业7家。东方金诚国际信用等级为AAA。在职员工3.1万人,拥有各类专业技术人员近1.8万人,建造师1万多人。提供就业岗位超25万个。2019年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90位,连续8年稳居500强省级建工企业第二位、西部行业企业第一位,是西部地区建筑企业的排头兵。广西建工坚持“质量第一”,注重质量过硬、技术过硬、管理过硬,工程质量一次交验合格率始终保持100%,荣获近700项省级优质工程奖,49项国家优质工程奖,广西建筑行业第一个自治区主席质量奖,113项全国安全生产标准化工地,5项詹天佑奖,27项中国建设工程最高奖——鲁班奖(其中荣获广西首个群体性居住小区鲁班奖、广西首个境外鲁班奖),是广西质量安全方面获奖最多的企业;累计获得专利448项,国家级工法21项,省级工法844项,是广西自主知识产权和科技创新方面有重要影响力的单位。

广西建工集团总承包公司是真的按照集团要求对外承接项目?难道他们宣传的只是表面现象?通过这个项目,我们能清晰的看到层层转包、代理人等人私刻公章、项目一女多嫁,涉嫌诈骗的违法及管理不规范现象。广西建工集团总承包公司在工程施工这么长时间,难道不知情吗?农荣军到底充当说明角色?

针对事件发展。我们将进一步持续跟踪报道。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本站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地 址:http://zjsxw.net/home-articleinfo-fid-20-id-133.html

0